• 中文站

那些人的落幕与平台霸权的终结

导语:沈万三富可敌国,拿出了三分之一的财产修南京城,还犒劳军队,朱元璋不念故交,果断杀掉。如果一个企业强大到可以任意改变谁的时候,回顾我们的历史,惊悚之事便为期不远。需知,我们终究是个社会主义国家,执政的是ZGGCD,我们没有西方金主政治、金融暨主政治的传统,帝国主义是绝对不能来临的。政府终究是会怕的。马云爸爸们,你怕不怕?


寒意:从2011年淘宝的一个小故事讲起



我不喜欢马云爸爸,这源于2011年的那场纷争。


2011年,淘宝突然推出“流量向大卖家倾斜”的战略性调整,开始其扶植B店任C店自生自灭之路。原因很简单,B店也就是淘宝商城店当然比集市店有钱,可以薅更多的羊毛,可以更好的配合其已经出台的阿里上市战略。这次调整的结果是,我一个大学同学从2006年便苦心经营的三皇冠店几乎是一夜之间便没有了流量,上百万的积压货品和几十个客服的工资支出几乎让他吐血。


可是,其实所谓的B店活的也并不轻松。就在这次战略调整之后,淘宝又宣布大幅度调整淘宝商城的游戏规则,由原来的每年每家商家收6000元服务费,调整为按品类收费。服装类B店要缴纳10万元的保证金,另外还要付15万元的年服务费。当然,淘宝说,最后会根据你的销售量按比例对服务费进行返还。这对于韩都衣舍和麦包包这样的大卖家当然无所谓,可是对于原本缴纳6000元服务费苦心经营的小店家几乎是灭顶之灾。我另一个朋友说,她积压了40万的货,她没有能力缴纳从天而降的25万费用。


中小卖家怒了,开始在YY语音集结,通过集体点击购买淘宝大买家商品的方式,使其库存顷刻为零被迫下架的方式逼迫淘宝调整其最新策略。而此时的马云正在美国参加什么大自然保护协会的活动,大谈其“小而美”、“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宏伟理念。听闻此消息后,在美国的马云迅速进了YY语音群,默默的听了半晌后做出判断,“他们放着纳粹军歌,他们是一帮纳粹”!


从2006年伴随其成长,为淘宝一统天下做出巨大牺牲、立下汗马功劳的中小卖家,几乎是24小时不眠不休只为养家糊口,很多都猝死在工作台上的中小卖家,被淘宝突如其来的政策调整打的蒙圈甚至倾家荡产却茫然不知所措的中小卖家,就这样,成了马云口中的“纳粹”,仅仅是因为他们在YY群里为了激励斗争士气放了首德国在二战时期的军歌“the mass”。


每当我想起这些,心里便会有压抑不住的愤怒,因为我的同学和我的那一位朋友最后几十万上百万的货品无法处理,苦心经营数年的心血一夜化为乌有,这对于生活在中小城市的他们,几乎是倾家荡产。后来我听说,东北的一个年轻卖家,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苦痛,怀揣利刃在杭州阿里巴巴总部门口等了三天,等着马云出现,要和他玩命。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当时的马云正在美国,以保护大自然的名义四处活动,其实是为其上市做绸缪的工作。


后来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了,淘宝给了中小卖家6个月的缓冲期,然而最终其策略不会有任何改变,并为淘宝商城更名为“天猫商城”。当很多卖家质疑天猫这个名字是不是好听时,马云又是在美国回复,“就叫天猫,这是我在马桶上想出来的”。


从阿里自身的利益讲,马云的战略自然是对的,这无可争议,然而总是在美国却决定了上千万小卖家命运的马云爸爸霸气侧漏、“圣教主一统江湖”的英雄气概,却让当时还不谙世事,不明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道理的我,总是没来由的胆寒。



寒战:当商人拥有比政府还大的能量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除了那些伟大的教科书上的政治领袖伟大人物,一个商业人物也可以在瞬间毁灭无数个家庭,不是失业,而是让你数年的经营心血化为乌有。


如果说小时候学习政治课本时,听老师讲美国的“选举政治”和“金钱游戏”就像一个天方夜谭的笑话,马云发起的这次2011的战争,使我相信无论你如何反感所谓的意识形态,作为思想家的马克思,实在是有其深刻性和穿越时空的洞察力。社会主义思潮的兴起,并非空穴来风。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有一天阿里上市募集到巨额资金,也许有一天,还会有更多的家庭,甚至是企业,面临着倾家荡产。


马云为其功成而不惜路有冻死骨的决心和意志,使我想起了《大染坊》中的一幕。


青岛大华染厂的少东家卢家驹从德国留学回来,回到山东淄博张店,跟其父亲、当地有名的士绅卢老爷子说,“欧洲工业的发达,源于其机器大生产,而机器大生产的产业工人,来源于圈地运动。欧洲在几十年里,将自耕农的土地化为了牧场,失去了土地的农民只好化为产业工人”,讲完之后,兴致勃勃的提议,“我看我们家那些地也可以考虑种成牧草”。


卢老爷子听罢,冷冷的说,“如果咱家那些佃户能吃草,我就种草”。工厂越办越兴盛,卢老爷子却始终没有种草。他把分红全部换成了淄博张店周围的地,理由很简单,佃户得吃饭,地租少一点,佃户多吃一点。


这使我相信,所谓腐朽的孔家店,万恶的旧社会,除了“黄世仁”这样的大地主,还培育了卢老爷子这样的“士绅”风骨。社科院研究员张捷在十年前的《霸权博弈》一书中,讨论如今流行的“阶层固化”时,曾经慨叹,“士绅”阶层的失去,对中国乡土社会变迁有着深刻的影响,如今的退休官员,没有人再告老还乡,没有人再培育提携家乡子弟。


马云爸爸VS卢老爷子,这使我困惑。就如同建国后那场先发展轻工业还是重工业的讨论让人困惑一样,梁漱溟一生,无非是想给多灾多难的老百姓争取点福利,领袖却大怒,“梁漱溟这个人,一辈子没做过一点好事”。然而这只是表象,从职业属性和职业目标上讲,政治家和商人显然有着太大的区别。


马云不是领袖,不是天子,却已隐然有天子气概。天子之怒,伏尸千里,布衣之怒,伏尸二人。无奈的中小卖家,只好怀揣利刃,舍得一身豁,也要报仇雪恨,当然没有成功,虽然即使成功了,也只是可怜的伏尸两人。


“天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如我当时所胆寒的,阿里最终上了市,重金在手,其战车轰隆隆的碾过各个领域,发起一轮又一轮的进攻。


2012年,余额宝出世,马云爸爸宣告天下,“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


2014年,扫码支付横扫天下,“银联不改变,我们就淘汰银联”。


2015年,阿里入股美团。当年马云要收购美团,美团不同意引入了腾讯,一怒之下,蚂蚁金服和支付宝合资成立口碑网,2016年便砸下60亿重金,2017年,据说口碑百亿现金在手,最终目的就是要横扫美团,占领本地生活。


2009年,阿里云成立。2016年便已经如火如荼,横行天下,实现了年均100%的增长。据高盛预测,到2020年,阿里云可以实现565亿营收。携阿里云之威,阿里开始抢占大数据入口。


2017年,阿里入股数梦工场,已经实现了浙江、河南和广东三地的省级政务云实践。尤为令人侧目的是,在阿里的支持下,数梦工场开始其轰轰烈烈的杭州“公交云”实践,刷卡机逐渐消失,支付宝普及,定制公交已经规划出炉。马云说,“公交云值100亿美金”。


这次马云爸爸没有说,我想给他补充上,“60%数据在政府手中,我们要抢占政务云大数据。公交不改变,我们改变公交”。


触目所及,中国所有不想改变的,好像阿里都已经有能力去改变,包括了政府的办公方式。而这些,政府也未必做得到。



寒流:平台霸权VS威权政治

不过具备阿里如此力量的组织,似乎不只一个。


2010年,腾讯就曾经给消费者下了一个通牒,所有安装了360浏览器和360安全卫士的用户,QQ将不能登录使用,摆出了“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架势。这股架势如同今天的口碑网一样来的凶猛。


腾讯没有像阿里一样,动不动改变谁谁,它只是在不经意间灭了谁谁。比如一不小心用偷菜灭了开心网,QQ炫舞灭掉了劲舞团,对战平台灭掉了浩方,游戏大厅灭掉了联众,穿越火线灭掉了CS······“一直在模仿,从未被超越”,如今的腾讯已经攀登上2万多亿的市值铁王座,开始左右起恒生指数。只是这一路好像不是在模仿,更像在屠杀。


2012年百度旗下电商平台“有啊”突然宣告平台解散,要求商户3天内自行将商品下架撤出,自行安排后事。2016年,大学生魏则西通过百度信息搜索医院,结果人财两空,生命终结在了福建莆田系医院。国人发出怒吼,为什么几乎是唯一或唯二的搜索平台,搜不到正儿八经的医疗信息,全是卖狗皮膏药治性病起家的莆田系?


2016年,著名导演冯小刚和万达的大少爷王思聪展开了一场撕逼大战,冯导直陈因为自己电影的出品方华谊兄弟挖了万达影业的老大,万达高层大怒,要求旗下院线封杀华谊。万达集团旗下院线什么样的体量呢?约占了全国院线14%的市场份额,是美国第一大院线,也是北欧第一大院线。诚如冯导所言,华谊这样的最高近千亿市值的公司,在万达面前,不过是一小破公司。


据说,跟这些公司打交道,当你遇到问题索赔,他们的口头禅是,“你可以选择不用”。对的,百度我可以选择不用,微信可以选择不上,淘宝可以选择不买,电影可以选择不看,那如果有一天学校也变成这样,我是不是可以选择不上学,电力公司也变成这样,我可以选择不用电?


我记得哪个专家讲过消费革命的3.0,说电子商务时代已经过去,而消费者霸权时代即将来临。可是当我买了京东显示今天购买明天可以到达的商品,明天却没有到达时,打电话询问,它的客服告诉我,那就是个预估时间,我。。。。。。。。我没有看到消费者霸权时代的来临,反而看到了平台霸权的崛起。


列宁在1917年出版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明确指出“如果必须给帝国主义下一个尽量简短的定义,那就应当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他认为帝国主义具有如下特征:


第一,资本集中与生产集中高度发展,在主要产业部门乃至整个经济生活中产生了居支配地位的垄断组织。


第二,工业垄断资本与银行垄断资本日趋溶合为金融资本,金融资本的进一步集中又形成金融寡头


第三,国际垄断同盟出现。金融资本的统治和资本输出的发展,必然引起各国最大的垄断组织从经济上瓜分世界,形成国际垄断同盟。


我记得读书的时候一个老师说,他不能看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看到里面的光怪陆离,就忍不住要和现在进行对照。我发现自己也不能再读任何社会主义的经典著作,因为恍惚忽忽间你会感觉世界又回去了,当众多的商业平台拥有了如此大的力量,我在想如果列宁从红场复活,他会给它们起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叫“帝国主义”么?


只是连我都感受到凛凛的寒意时,我们的总理选择了“互联网+”,选择了马云爸爸代言。而据说马云爸爸居然已经可以承担起特使的角色,前往游说特朗普总统。可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大大是顶着红宝书、读着社会主义经典著作出生的一代。


好戏已经开演。


6月13日,安邦集团声明:吴小晖先生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


6月22日,万达、复星两大千亿市值集团同一天遭遇“股债双杀”。


7月6日,复星集团声明:郭广昌失联纯属谣言及恶意诽谤。


7月10日,融创宣布要收购万达76家酒店及13个文旅项目,作价631.7亿元。


7月17日,一份中央最高层点名万达海外6大项目的文件广为流传。


7月18日,融创100亿公司债被上交所终止发行,并遭惠誉降低评级。


7月18日,央视点名苏宁张近东,苏宁回复,坚决拥护对外投资政策。


7月19日,原本的融创和万达双方交易插进一个富力,融创交易金额降低200亿。


据说,万达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不过70%,在整个房地产圈子里,尤其是和接盘侠融创接近90%的负债比,实在算是十分好的。而文旅和酒店就是万达老板王健林的一张名片,属于稀缺的优质资产。负债率明明不高,却必须得处理资产,而且还必须在7月底之前完成大部分交易,归还银行的2000亿债务,万达,到底发生了什么?



   请输入正文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中山西路999号华闻国际大厦1301室

电话:021-60528485

邮箱:bd@finminecapital.com


凡麦资本

九州新型城镇化产业联盟

版权所有凡麦资本 2017 沪ICP备17007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