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站

再起烽烟,OLED和QLED撕逼会死谁?(二)


长虹等离子之败:新技术选错方向也会死


如果长虹是一个民企,以不到100亿的资本金数百亿的负债,短短数年间亏损50亿,基本上也就挺不下去了。即使是自己咬牙还要挺,银行还害怕呢,数百亿负债随便抽抽贷,差不多也就game over了。可是长虹不是民企,它是国企,而且是关系着四川绵阳的支柱性国企,关系着十几万人的就业和地方的税收,它必须得活下来。


TCL的性质也是一样。于是当长虹们终于明白过来,新电视显示技术已经是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时候,来不及舔舐100亿的创伤,就赶紧开始其自我救赎之旅。


可是上天修路从来不是一条大路通罗马,而是喜欢铺成一个十字路口,就像牧师胸口的十字架。当时的新电视显示技术,有着两条技术路线,一条是以松下为代表的等离子路线,一条是以夏普为代表的液晶路线。



长虹选择了等离子。2006年10月,长虹集团控股的四川世纪双虹投资9990万美元并购SteropeInvestmentsB.V75%股权,从而间接持有韩国第三大等离子制造商韩国OrionPDP75%的股权,拥有了等离子核心技术。随后长虹建立虹欧公司,并斥巨资开工建设中国第一条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等离子生产线,规划总投资6.75亿美元,年产PDP模组达到216万片。


长虹的选择有其极为现实的一面。当时国内正处于“缺芯少屏”的尴尬局面,液晶电视面板主要依赖从日本、韩国等地企业进口,而外资企业轻易不愿将液晶面板生产线的技术出售给国内企业。相比之下,当时等离子面板投资和专利门槛较低,建设等离子面板生产线后,便可突破电视核心配件面板受制于外资品牌。况且以当时的液晶显示技术水平而言,等离子确实有着相当的优势。


可是一个产业的发展并不是一家企业的事情,它需要建立整个产业链生态,在高科技面前,有时候是科技塑造市场,而非相反。等离子出问题了,出在产业生态上。


正是因为等离子技术在大尺寸电视领域相比液晶显示技术占据优势,等离子霸主松下乐观估计了局势,希望凭借一己之力,撑起全球整个等离子面板产业,独霸全球等离子电视市场,并联合具有等离子显示技术的日企,进行了闭环,把大批的企业排除这个产业之外。


而夏普的液晶显示技术虽然相对弱势,特别在大尺寸领域面临着太多的技术问题,但是它采取了与松下不同的战略,对全球所有的企业开放液晶显示,凭借着众多企业的研发力量推进液晶显示产业的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企业投身到液晶面板阵营,随着液晶电视成本的下跌和普及,而等离子面板阵营中的企业日渐稀少,同时,等离子电视日益被边缘化。


这像极了手机操作系统领域的OS和Android。苹果足够强势,系统也足够强大,于是制造了闭环生态体系。谷歌差一些,但是选择了开放。然而今天的安卓生态远比苹果生态的生命力强大。开放还是闭塞,无论对于一个国家还是一个产业,都有着类似的结局和意义。


2005年东芝宣布停止等离子电视研发;2006年索尼宣布退出等离子电视;2007年富士通宣布停产等离子电视;2008年先锋表示停产等离子电视;2013年,松下选择了退出等离子电视。此时的全球等离子电视销量,已经从2010年的1800万台滑落到2013年的1030万台。


2014年韩国三星、LG方面也先后证实将停止等离子电视和等离子面板的生产。至此,虹欧成了全球范围内的等离子寡人,退出事宜提上日程。2014年11月,长虹正式宣布剥离虹欧公司,售价仅为6420万元。秋后算账,长虹对虹欧累计投资达17.2亿元,而虹欧从2011年到2014年间,共亏损21.8亿元。


等离子的泥潭,也使得长虹错失了所有进入液晶面板领域的机会,如今的长虹,电视销量停留在十几年前,而在经营商,依然是没有上游资源和研发力量的电视组装商,它能做的,只能是依靠自己的品牌维持所谓的十几万就业,几乎再无机会承担起引领民族产业升级甚至是引领全球黑电产业发展的重任。



TCL复活:高世代液晶面板给国人挣足了面子


就在长虹选择等离子方向的同时,京东方通过收购韩国现代公司的液晶面板部门而巧妙地进入液晶面板领域,此后便一路高歌猛进,技术从5、6代线一路发展到8、8.5、10.5代线,随着北京、合肥、重庆、成都、内蒙古等地的高世代液晶面板产线的相继投产,京东方从籍籍无名的小卒一跃成为全球第三大液晶电视面板供应商,第一大笔记本电脑面板供应商。



如今,液晶电视已经占领了电视领域90%的市场,而且还在发展。液晶面板生产商一度成了地方政府争抢的香饽饽。以重庆市政府为例,重庆已经是全世界范围内的笔记本电脑基地,形成了年产能1亿台的制造能力,但是它缺乏液晶面板的支撑。为了引进京东方进行面板的配套,重庆市政府通过国资平台认购京东方100亿股,耗资210亿,又协助京东方从银行贷款120亿,以330亿的资金终于促成了京东方液晶面板基地在重庆的落地。


这个趋势被从汤姆逊泥潭中挣扎出来的TCL看清楚了。2009年,TCL联合深圳市政府背景的深超投资组建子公司华星光电,耗资245亿元开建8.5代液晶面板项目,并且一口气就是两条,满产后出货量已至全球前五,占10%的市场份额。


2016年底,TCL宣布正式开建第11代TFT-LCD,同时布局AMOLED新型显示器件生产线,主要产品为43"、65"、75"液晶显示屏,OLED显示屏,超大型公共显示屏等,G11项目建成后,有望成为全球最高世代、投资金额最大的面板生产线,进一步扩大我国在TFT-LCD产业中的市场份额。


据TCL年报显示,华星光电自2013年投产至今,给TCL贡献利润已接近100亿元,上缴利税110亿。2016年,TCL电视全球出货量达到2000万台,几乎占了当年全球电视总出货量的10%,据世界前三,中国第一。


液晶面板就像人的脸面,京东方、华星光电液晶面板的产能释放,就意味着中国人在电视显示技术领域有了自己的脸面。加上华为海思处理器的突破,中国人第一次实现了液晶电视品牌、面板和芯片的纯国产化,告别了“缺芯少屏”的历史。


回想往昔,长虹提出的“以产业报国为己任”仍然是那么激动人心。长虹两次重大战略失误和沉重的体制包袱使其几乎丧失了重新崛起的可能,但是TCL重新站了起来,以自己不服输的勇气和纵横捭阖的气魄,实践了“产业报国”的理想。



液晶危险再临近:刚到高潮,已临死亡


如今,LCD液晶显示已经占了全球90%的电视市场。根据奥维咨询数据,中国电视保有量达到了1.54亿台,日活超过5000万台。这距离CRT电视的全面淘汰已经过去了10年有余。


阳光总在风雨后,风雨却也总在阳光后。和当初CRT电视发展了五十余年才出现被新技术替代的危险不同,液晶电视在一开始普及就埋下了隐忧。2010年液晶电视开始大规模全面普及,产业链上的公司也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开始批量上市,但是如果仔细一点就会发现,几乎在所有液晶链条上市公司的招股说明书,都会看到至少一段或更多的描述,讨论一种名为OLED的技术发展对液晶产业链所可能带来的风险。



OLED,又叫有机发光二极管,有一薄而透明具半导体特性之铟锡氧化物(ITO),与电力之正极相连,再加上另一个金属阴极,结构如三明治。其最大的特性就是可以自发光,采用非常薄的有机聚合材料图层和玻璃基板,当电流通过时,有机材料就会发光,根本不需要背光源。相对于液晶LCD显示而言,这意味着去掉了背光模组,能够使得显示终端变的更为轻薄,当然没了一圈灯,肯定也更节能。


另外,没有了液晶背光不均匀带来的各种问题,色彩显示会表现得更好,对比也无限大;更没有液晶显示的缺陷——拖尾问题,也就是动态画面的响应速度,这一直是传统液晶显示技术的诟病,而OLED则没有这些缺陷,可以说响应速度更快;最后,也没有高频蓝光带来的健康隐患,自发光的属性让OLED没有传统液晶显示中的“高亮灯珠”,能够直接忽略蓝光的伤害,可以说,OLED在这方面更加的健康护眼。


简单讲,OLED技术如果能够成熟的产业化,将使得显示终端变的更为轻薄、更为节能,色彩更好、反应更快,对人眼更健康!


(OLED屏和LCD液晶屏结构对比)


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在资本市场看到出现两种相对分化的观点。一方竭力为LCD液晶技术保驾护航,承认OLED所存在的潜在威胁,但是认为OLED电视技术的真正成熟至少在5-10年以后;另一方极度看好OLED的发展,其技术演进一定比想象中的快。


有意思的是,这两种观点在现实中都得到了验证。一方面,OLED技术在手机领域确实发展非常快,据悉IPHONE8将全面采用OLED屏,而三星的手机OLED面板产能本来就占据了全球95%的市场份额,预计2017年OLED手机将占据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27%以上;另一方面OLED在电视方面的发展很不尽如人意。据奥维云网数据,2016年OLED电视全年出货量130万台,这同2.3亿台的全球电视出货量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QLED还是OLED:撕逼大战重演


这种纠结的状态在全球显示供应链+终端霸主三星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三星的手机是最早采用AMOLED屏的,所以他们在中小尺寸OLED面板领域下了重注,产能占据了全球95%的市场份额,并且不断扩产中。其在AMOLED实力之强,使得其终端对手苹果也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据悉OLED版IPHONE8的产能明年只有8000万的量,而苹果手机一年可以卖2亿多部,这期间的差额就是因为唯一能够满足苹果OLED手机质量要求的三星说自己产能不够。



但是另一方面,三星却在OLED电视方面相当保守。2013年,由于品质、成本、产品寿命、残影等疑虑,三星暂停OLED电视业务。2016年,三星高层曾针对三星大尺寸OLED面板复查的传言出面辟谣,相信OLED将是小型面板的核心技术,却很难断言OLED会成为大型电视面板的主流,因为当初三星暂停大尺寸OLED面板投资的问题依然未能解决。他们认为,新兴的量子点技术很有可能在1~3年内超越OLED,因此当前三星很难承诺会在两三年后重启大尺寸OLED面板生产。


在2016年9月份的IFA展上,三星再次在其独立展馆中清晰地画出了显示产业的演进路线。从CRT开始,历经等离子与液晶平分秋色的阶段,跨越进入量子点和OLED并驾齐驱的阶段。三星有意将量子点放在演进图最末端,向外界暗示量子点大势所趋。而OLED不过是显示产业的过客。


与此同时,其在面板领域的竞争对手LG却在大尺寸OLED面板上下了重注,据称投资已超过3兆韩元。就在三星暂停OLED面板投资的同时,LG却对大尺寸OLED持续研发和扩产,即使是日系厂商也开始放弃OLED时也毫不退缩。


注意,这里我们可以先做一个总结,三星敢于在大尺寸OLED领域暂停发力的原因是,他们认为量子点电视(QLED)将胜过OLED电视,可以全面超越。那么三星坚称很牛的量子点技术又是个什么东东呢?



拐啦拐啦:防火防盗防量子


据专家介绍,量子点(Quantum Dot)是半径小于或接近于激子波尔半径的半导体纳米晶体,由有限数目的原子组成,是一种大部由Ⅱ-Ⅵ族或Ⅲ-Ⅴ族元素组成的准零维纳米材料,其三个维度的尺寸都在1-10nm。量子点独特的性质基于它自身的量子效应,当颗粒尺寸进入纳米量级时,尺寸限域将引起尺寸效应、量子限域效应、宏观量子隧道效应和表面效应,从而派生出纳米体系具有常观体系和微观体系不同的低维物性,展现出许多不同于宏观体材料的物理化。量子点尺寸效应在显示领域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通过精准控制量子点的不同尺寸,使其在受到外来能量激发后,可以发出对应波长的光,因此量子点材料可以实现非常纯的RGB三原色。



晕了。不过简单的翻译一下,大致意思就是说量子点电视的显示效果比OLED还要好。


不过LG并不服气。就在IFA展会之后,他们也是高层出面讲话,意思是说,量子点电视是牛,我们也承认,可你们做的出来么?你们做的明明是假的量子点电视!


这话还真没说错。按照专家的解释,量子点技术和OLED技术一样,也是自发光技术,具体原理是量子点层夹在电子传输和空穴传输有机材料层之间,外加电场使电子和空穴移动到量子点层中,它们在这里被捕获到量子点层并且重组,从而发射光子。可是问题量子点因其容易受热量和水分影响,无法实现蒸镀方式,而可溶性印刷方式正在研发过程中,此外AMQLED还存在素子可靠性等问题,因此业内认为距离真正版本的QLED商用化至少需要10年以上。


简单讲,就是纯正的量子点电视现在还是没有到商用阶段,其大规模普集之路肯定比OLED还遥远。那现在市场上的量子点电视又是咋回事?


专家说,这是与LCD 结合的改良版QD-LCD技术,就是在LCD上加一层量子点膜(或非膜的其他方式),这些量子点材料与蓝色发光二极管协同工作,蓝色发光二极管产生蓝色光,并且为量子点提供两种不同方法供应光子能量,以产生红色和绿色的光。


这次我听懂了。也就是说现在的量子点电视,其实就是液晶LCD电视在背光模组中加了一层量子点膜。


无怪乎人家LG高层在新闻发布会上高声抗议,你们不要误导我们了,你那哪是量子点电视,你那是量子点膜电视!


好吧,我们在这里再做一个总结。三星在IFA展上的展示的显示技术路线也许并没有错,量子点也许确实是下一代显示技术,而且极有可能是OLED之后的下一代显示技术。可是量子点膜技术就只能是下一代液晶显示技术,也许代表了液晶显示发展的最高阶段。如果说下一代显示技术就是要颠覆液晶的话,量子点膜电视也只能成为过去。



边际效应:也许谁都不会死


前面一篇文章我们就分析过,这个产业就是“缺芯少屏”,面板厂商牢牢占据这整个产业链的话语权,没有面板啥终端也做出来,所以中国终端厂商在技术路线选择上也快速的跟着面板商选边站队。一派以创维、康佳、长虹为代表,他们不断与LG合作推出OLED电视新品,努力在升级换代的同时降低生产成本,另一派以海信、TCL为代表,他们认为大尺寸OLED的量产难题依然难以解决,而建立在LCD液晶路线基础上量子点膜电视才是现在的最佳选择。


这种景象似曾相识,像极了十年前的液晶和等离子技术选择大战,而当时两边的龙头企业分别以松下和夏普为代表。我们曾总结过,仅就技术特征而言,很难讲液晶就胜过等离子,不过因为老大松下的生态战略出了问题,最后形成了不断进步的液晶3.0和等离子1.0进行竞争的局面,最终导致了等离子的彻底出局。


不过这次倒真的有点不一样。因为双方吸取了当年松下的教训,每一方都是集团军作业,都不想成为孤独的根号三。


从技术上讲,等离子和液晶之争也好,液晶(含量子点膜+液晶)和OLED之争也好,甚至是未来的OLED和量子点之争也好,当色彩和厚度发展到极致,相差并没有那么明显时,技术路线的选择就只能是实验室专家和发烧友们的狂热之情,对于消费者而言好像差别也没有那么的大。这毕竟不像当年的CRT和液晶,一个大脑袋,一个是平板,消费者想选谁,那是一目了然的。


从产业上讲,在技术差距没有那么明显的情况下,OLED路线想颠覆掉LCD面板商动辄几百亿甚至上千亿的投资,这也是件挺困难的事,这种争斗极有可能变成一个持久战,最后演变成规模效应和价格战。也许就是基于这样的判断,TCL旗下的华星光电继续投资350亿开工了液晶面板的11.5代线。


但是我们也可以做出这样的结论,即使不是颠覆,OLED一定能够切分掉传统液晶电视的一大块市场是肯定的。如果大尺寸OLED一旦解决了大规模生产的良率问题,成本下来,取代液晶电视也是必然的。因为实际上手机屏幕全面向OLED转型,已经证明了OLED的优越性,试想下,手机咋没出来个量子点膜手机和OLED手机对抗呢?因为中小尺寸的OLED生产不存在问题,没必要对吧?


既然如此,那对于投资者而言,在这两个产业链中进行投资,难道就只能是猜谜语的游戏么?投LCD电视产业链,也许哪天大尺寸OLED技术一成熟价格降下来就把我干死了,投OLED电视产业链也很令人担心,如果技术一直突破不了,放不了量那就赚不了钱啊。



“柔性显示”带来的希望:也许都会死


有意思的事恰恰在这里。

讲真,液晶取代了CRT ,那真是划时代的进步,这意味着多少空间的释放啊,虽然实际上液晶画面显示效果还真的不一定比得上CRT,但是相差没那么大的情况下,空间的释放更令我动心。后来等离子代液晶,代不代又如何?现在手机上的OLED代液晶,代不代又如何?我感觉也没那么大的区别。


但是,就在本次写作本稿时,为了更好的研究这个产业,我去各大电器卖场转了一圈,我发现一个东西令我动心了,曲面电视。当然令我动心的不是它是曲面,而是它能曲。我在想,如果未来电视这个东西可以弯曲、可以折叠,甚至是可以随意搓揉,那这革命可就深刻多了。


想想看吧,以后一样可能是这样,电视都是可以随身携带的,像手绢一样可以折叠,要看的时候,打开就是了,不看了,往包里一塞。那时候,也没有啥手机电视的区别了,只有屏幕大小的区别。手机就跟手表一样,往手腕上一缠,就是手表,拿下来展开就是手机。


如果这能到这个程度,那啥液晶LCD,啥OLED,啥量子点,只要你讨论的是平板显示技术内的事,那就没啥意义了,只能是淘汰的货,这是人眼分辨的边际效应所决定的。你给我做盘羊羔肉,非逼着我选两个月的还是三个月的,这玩意有意义么?但是如果你讨论的是你卖给我的显示终端多么的可塑,多么的便携,手机变手表变手环,这多么的令人激动啊!


所以,在我看来,讨论啥液晶LCD还是啥OLED,已经没啥意义了。既然都是赌,我宁愿赌个真正有颠覆性的——柔性显示技术。


因为,BIG生意的本质是让人类生活的,而最为成功的生意必定是重塑人的生活。


好了,写到此处,关于QLED和OLED撕逼大战基本可以讨论结束了,至于柔性显示究竟有啥项目可以投,就请关注我们的撕逼大战系列之三:《真正的颠覆:柔性显示》




   请输入正文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中山西路999号华闻国际大厦1301室

电话:021-60528485

邮箱:bd@finminecapital.com


凡麦资本

九州新型城镇化产业联盟

版权所有凡麦资本 2017 沪ICP备17007269号